吉安新闻网 > 健康 > 正文

三警之家的爱与传承 福建漳州两少年结伴下水游泳不幸溺亡

来源:http://www.infomovies.net 17/10/11 澳门葡京赌场

  南京6月16日电 题:三警之家的爱与传承

  作者 赵柏恋茹 杨颜慈

福建漳州两少年结伴下水游泳不幸溺亡

消防官兵救援现场。 章肖宣 摄

  “妈,爸什么时候回来?”“应该是今天晚上的飞机,你先睡会吧,你爸回来我叫你。”“你一定要叫我啊,这个案子我还有些细节想跟他聊聊。”

  吴锦轻轻地帮儿子掖好被子,小心地避开儿子挂点滴的手,轻声轻脚地走出了病房。她又回头看了一眼儿子,憔悴的脸庞、来不及清理的胡渣,眼角又情不自禁地湿了。

  吴锦的儿子叫陆楚天,今年23岁,去年从警校毕业分配到南京市鼓楼公安分局,和妈妈成了同事。

  小陆还有一位从事刑侦工作30年的前辈,就是他的父亲,南京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侦查大队大队长陆训雷。这是一个三警之家。

  两次晕倒在出差途中的刑警儿子

  5月27日,为侦办一起通讯诈骗案件,陆楚天和同事一行3人前往了广东省江门市。经过2个多小时的飞行和1个多小时的长途客车颠簸,当他们终于到达目的地时已是下午3点多。为了赶在银行5点下班前去调取资料,他们拎着行李便开始了工作。

  “每天早上8、9点起床,有时候早饭也来不及吃,就开始跑当地派出所协调、跑银行调取资料、跑相关部门开证明……常常忙到下午1、2点才吃上第一顿饭。简单吧啦两口又开始在收集回来的资料里找出有用的信息。这些资料用海量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有时是在上千份的pos单里找出有受害人签字的那张;有时是在一个月的视频监控里找出有嫌疑人面孔的那一帧,而银行保留的资料都有时限,最长3个月,一般都是1个月,为了破案,我们只能抢时间。”

  陆楚天说,“这起案件手法新颖、涉及面广,受害人多,也是我工作以来参与的第一起大型案件,所以尽管过程很辛苦,但还是很兴奋的。”

  连续一周高强度的工作让自小锻炼,身体素质堪比运动员的小陆也感到了不适。6月2日早上,小陆出现了头晕、胸闷、四肢发麻的症状,但是他并未在意,以为休息一会就好了。

  可是到了晚上,他感觉身子越来越沉,呼吸都有点困难,这才拜托同事送去医院。刚到医院,持续紧绷的神经松懈了,小陆就晕倒在了门口。经过整整一夜,十几瓶的输液,小陆才感到有所好转。为了不耽误同队人员的行程,他拔掉针头,便登上了开往厦门的飞机。

  可是因为始终没有得到充分的调养,小陆一直在强撑着,只能勉强吃进点稀饭、面条等流食,甚至有两天因为胃疼,滴米未进。在硬撑了一个星期后,小陆再次晕倒了。同事沈文冠回忆说:“第一次晕倒了40分钟以后醒过来了,这一次4个小时后才醒来,我觉得这样不行,尽管他一直跟我说没事,年轻耐驮。可我还是帮他买了机票,强行送他回家治疗。”

  愧疚的母爱

  而直到上飞机的前一刻,陆楚天才电话告诉妈妈来接机。

  那一刻,当吴锦第一次从电话里听到儿子有气无力却刻意一语带过的说“身体有些不舒服”时,她的心里就“咯噔”一下,“他一定是扛不住了才会说,只是一点不舒服他不会说的。”

  在机场出口处,吴锦的忐忑得到了证实。“他一个人拖着箱子,脸色苍白,步子很沉,一点点挪到我面前,叫了一声,妈,就整个人趴在我身上。”

  “这还是我那个阳光帅气的儿子吗?我当时就不行了,眼泪止不住地流。”吴锦搀扶着儿子,直接去了医院。

  经诊断,因为长期饮食、睡眠不规律,导致钾元素迅速流失,并伴随胃炎。“第一天就挂了7、8瓶水,从早挂到晚。”吴锦哽咽着说:“他爸爸也是这样,工作起来就不要命,头上、身上都是伤疤,有一次车祸翻车,整个胳膊压在车下,粉碎性骨折,我也是这样去机场接,一个这样,两个也这样,我真的受不了……”

  谈起儿子,吴锦的言辞里都是愧疚:“人家的孩子都是精心带大的,我家儿子是拖大的。从小就在派出所长大,上学时学校在派出所附近,放学了就到所里跟我一起吃食堂,然后在办公室写作业,等我下班。儿子会选择警察这个职业,也是从小耳濡目染,受我们影响。去年11月他分配到鼓楼分局刑警大队,工作才7个月,有3个多月都在出差。现在家里两个刑警,父子俩各办各的案,各出各的差,常常十天半个月也见不了一面,难得见一面也是谈工作。”虽然很心酸很心疼,可是吴锦还是为儿子感到骄傲,“他工作很积极,很有干劲,也特别懂事,怕我担心,从来报喜不报忧。”

  刑警的父爱

  在陆楚天住院的第5天,陆训雷才从外地出差回来,下了飞机就赶到了医院。“我一直不知道儿子具体是什么状况,他对我只字未提,他妈妈怕我工作分神,也只说胃炎。不过我看到他的时候,已经连续挂了5天水,气色好多了。”

  父子俩在病房的见面并没有太大温馨的色彩,他们几乎立刻切换到了工作模式。陆楚天兴奋地和父亲交流办案中遇到的各种困惑,除了嘀嗒的输液声,这不到一小时的父子时光似乎和以往的每一次没有任何不同。“从小我就很崇拜父亲,尽管在我的成长中,关于他的记忆少得可怜。工作之后,更加能理解父亲,我也希望自己能成长为一个让父亲骄傲的刑警。”陆楚天有些羞涩地说。

  尽管父子之间的沟通很有限,但是陆训雷却在儿子不知道的地方默默关注着他的成长。

  据鼓楼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大队长朱春铭介绍,“雷子跟我们都是刑侦战线多年的好兄弟。去年12月陆楚天第一次出差,37天,圣诞节、元旦都在外面,他们小组侦办的那起案子办的很漂亮!雷子在我们的网站上看到儿子抓获嫌疑人的照片,兴奋地特意保存了下来,还发给我,骄傲地说,儿子第一次开壶(行话:破案)了!但是在儿子面前从来不提,这就是刑警的父爱吧!”

    消防官兵与其他救援人员一起,将两人救至岸边,但由于溺水时间过长,两人均已不幸身亡。 章肖宣 摄

  漳州7月29日电 (沈钦辉 朱必星 林丽君)28日下午5时许,福建诏安县东溪发生一起溺水事件,两名约15岁左右的少年结伴下水游泳不幸溺亡。福建漳州市消防支队29日透露,当天上午,两名溺水孩子已找到,但均已身亡。

  据了解,28日下午,诏安县南诏镇江滨路上几户村民的小孩结伴到东溪游泳,不料两名小孩双双溺水失踪,岸上的小伙伴惊恐之下,急忙到附近找寻大人前来帮忙营救并报警。

  18时02分,诏安消防大队接到报警求助电话后立即赶赴现场救援。到达事故现场后,经观察发现现场水面宽阔,两名小孩已经不见踪迹,且天色渐黑,救援行动刻不容缓。

  现场指挥员立即带领两名官兵,佩戴救生衣、救援绳索,乘坐岸边的渔船与当地专业潜水人员合力下水打捞失踪的小孩。但由于水深较大,搜索面积很广,在加上晚上天色昏暗,救援难度很大,救援人员一直没有找到两名溺水孩子的踪迹。

  第二天一早,陆训雷又飞往了下一个目的地,继续为案件奔波。

  在这个三警之家,他们是家人也是同事,除了相互间爱的理解和支持,无私奉献的职业精神也在他们之间流淌和传承。(完)

  直到29日上午9时30分许,现场专业潜水队员才找到了第一名失踪孩子;10时许,找到另一名溺水孩子。消防官兵与其他救援人员一起,将两人救至岸边,但由于溺水时间过长,两人均已不幸身亡。

  有关部门提醒,炎热的夏季,许多孩子都放暑假了,大多会偷偷溜到河边,大人一定要对孩子严加管教,防止悲剧发生。加上近日的降雨,水深水浅都不清楚,下河非常危险,应尽量选择正规的游泳场所。(完)

本文转载于pk10技巧,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

相关阅读:
热门
明报:亚投行如多盖了间房子 集体自卫权成双刃剑 马来西亚华小存临教空缺 发挥专长维护华人权益 快讯 呆萌求爱惹人怜(图) 台湾经济日报 莫让离职公务员成权力寻租掮客 新华侨报:日本考试信息系统被秒破 府会“斗枪法”官民快枪战 评论称提高征地补偿对中国经济和股市是利好 指任志强不懂农民 日系车在京销售回暖 现车在售 旺报 如何留住中国消费者“行走的钱包”? 宝龙国际社区违建多 不动产统一登记职责整合力争年内完成 大连东北特钢厂区发生火灾 被害人察觉异常躲过一劫
友情链接

infomovies.net 吉安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