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安新闻网 > 健康 > 正文

“工运之星”负责人热衷裸聊 德国钢琴家助阵首届星空杯儿童钢琴比赛

来源:http://www.infomovies.net 17/10/03 皇冠足球网址

  自诩为“工运之星”、曾被某媒体评为“年度公益人物”的番禺打工族文书处理服务部负责人曾飞洋,以服务部为平台,利用境外组织的资助插手数十起工人维权事件,鼓动罢工使维权走向极端。目前,曾飞洋、孟晗、何晓波等7人已经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近日,记者赶赴广州,采访专案组民警以及犯罪嫌疑人,揭露“第一个国内劳工NGO”这一非法组织的真实面目。

德国钢琴家助阵首届星空杯儿童钢琴比赛

小选手正在演奏参赛曲目(主办方提供) 王婧 摄

  □事件

  劳工机构涉嫌策划聚众扰序

  今年12月初,有消息称,广州劳工NGO工作者曾飞洋、朱小梅等人失联。佛山南飞雁社工中心负责人何晓波、向阳花女工服务中心负责人骆红梅等人也被警方带走调查。

  随后,广东警方向记者证实,曾飞洋等人确实已经被警方带走调查,目前番禺打工族文书处理服务部主任曾飞洋和孟晗、汤欢兴、朱小梅、彭家勇、邓小明等相关人员,以及南飞雁机构负责人何晓波共7人,因涉嫌刑事犯罪,已经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

  据警方调查,以曾飞洋为首的犯罪团伙,以服务部为平台,组织策划多起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案件。何晓波等其他劳工机构负责人,与曾飞洋及他控制的服务部,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警方从曾飞洋办公室和其家中,搜查出大量中国劳工运动报告、反动书刊、口号标语和培训资料,以及他在国外参加培训和罢工的照片等大量材料,上述物证足足装了十几麻袋。

  记者网上查询发现,曾飞洋曾经接受过多家媒体的采访。在这些报道中,曾飞洋的“打工族服务部”被称为国内最早的NGO组织之一,“第一个国内劳工NGO”等等,曾飞洋还曾被某媒体评为“年度公益人物”,名声大噪。广州当地一家媒体的记者坦言,曾飞洋经常以劳工维权专家的名义接受采访。

  近日,记者赴广州专访专案组成员及相关人员,了解案情细节。

  □调查

  身份

  在校时嫖娼后隐姓埋名

  “犹如一个兵蚁,更似一个将军。”“在社会丧失痛感的地方坚守疼痛,在法律屡屡失守的地方修复公平,在残肢断臂的人群中,用不懈的付出寻找生命的完美。”在面对媒体和外界时,曾飞洋将自己包装成一个追求社会正义的人。

  然而,被境外组织奉为代言人的“劳工维权专家”曾飞洋,在曾经的下属蔡娇、汤欢兴等人的眼里,则是一个为敛财不择手段的人。但即使是他们看到的,也只是曾飞洋的一面而已。随着警方调查的深入,曾飞洋的“多面性”暴露了出来。

  根据打工族服务部官方网站上的资料,曾飞洋1974年出生于番禺,1996年就读于华南师范大学法律专业,毕业后曾在南雄司法局工作。不到一年,曾飞洋就跳槽到一家律师事务所。在面对媒体时,曾飞洋解释辞职的理由时称:“每天喝茶看报纸,太清闲了。”

  但警方调查的证据却显示出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经历”。曾飞洋真名曾庆辉,曾考入广州的一所中专学校,在校期间因为嫖娼被校方开除。回到原籍的曾庆辉,以自己的城市户口为条件,与一名叫“曾飞洋”的农业户口同乡对换身份,并以对方的身份再次参加高考,考入华南师范大学的大专班,此后一直冒用“曾飞洋”。在南雄司法局工作期间,曾飞洋又长期与一个有夫之妇纠缠不清,并因侮辱妇女被拘留15天,不得不辞职。

  起步

  接手服务部曾出境培训

  警方掌握的情况显示,1998年,曾飞洋加入服务部,在创始人廖晓峰离开后全面接手,对外号称服务部主任、总干事。2007年,该服务部被工商部门注销登记,目前未在任何行政部门登记注册。

  2002年起,曾飞洋成为该组织负责人,与一些境外组织和外国驻华使领馆长期保持密切联系,多次出境接受培训,回国后在境外资金的支持下长期从事“劳工运动”,并以向境外提供中国的“劳工运动”情况报告作为条件。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飞洋号称自己的月工资只有几千元,生活困难,服务部也举步维艰。但根据警方的调查,曾飞洋名下不但有汽车,还在番禺市中心有两套房产。其中一套以其妻弟的名义购买,然后又高价租给服务部,套取境外组织的资金。

  “每插手一起劳工纠纷,曾飞洋在劳工维权界的地位和声望就更大,骗取工人们对他的信任就更深,换取境外组织资助他的筹码就更重。”办案民警表示,加之曾飞洋想方设法在媒体上亮相,名气飞速积攒,为他带来众多追随者。

  服务部的骨干人物孟晗,曾因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判刑9个月。网名北国的汤欢兴,专门负责网上的煽动、宣传。彭家勇、邓小明均为服务部原项目干事,两人都参与了广州利得鞋厂罢工。据汤欢兴称,服务部一切都由曾飞洋说了算,孟晗负责工人会议的筹备,朱小梅负责具体联系工人。

  手段

  借劳资纠纷鼓动大罢工

  根据警方的调查,近年来,曾飞洋等人借助服务部,频繁插手珠三角地区的劳资纠纷事件,广州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广州军区总医院、大学城环卫工、南沙联盛模具厂、恒宝珠宝首饰厂等数十起罢工事件的背后,都出现了他们的身影。

  除了采取十分激进的罢工方式,曾飞洋等人还煽动部分工人联名罢免一家工厂的工会主席,非法控制某工厂人事主管的人身自由,煽动工人围攻执法机关等。

  在工人罢工事件中,服务部所起到的不只是服务作用,还有组织、策划和领导作用,鼓动工人按照他们的要求去做。如果工人代表不符合他们的要求,就通过其他工人,将代表罢免。

  警方调查发现,曾飞洋等人每次插手劳资纠纷,有着固定的套路和严密的计划:

  调查企业每次介入前,他们会提前调查企业的情况,将目标对准有影响力的外企或者劳动密集型企业,或者比较敏感的行业,评估是否具备提供大笔资金解决问题的实力,以及能否引起轰动效应。

  接触工人通过散发名片、熟人介绍等方式与工人接触,组织召开工人代表大会,从中选出性格激进的工人代表。“打着免费维权的旗号,说法又比较正义,因此容易蛊惑工人。”办案民警告诉记者。

  鼓动罢工服务部会对工人进行集中培训,向工人传授罢工的方法,播放其他国家和地区劳工运动的视频,甚至带着工人代表到其他劳资纠纷现场“观摩学习”。

  制造影响煽动闹事,包括策划罢工方案,教唆工人拒绝通过合法渠道维权,而是以激进方式迫使厂方答应条件;闹事过程中,使用微博、微信等将现场图片发到境内外网站上,进一步扩大影响。

  庆功洗脑最后,在每次罢工之后,曾飞洋等人都要召开大规模的庆祝会议,赞扬工人们做得好,让他们把罢工的风格坚持下去。

  扩张

  设分支机构给工人洗脑

  据了解,服务部内部也矛盾重重,多人对曾飞洋不公示财务状况等情况表示不满。作为服务部前出纳的蔡娇,从2006年以来向多个部门实名举报曾飞洋,举报的罪名包括侵占资助资金、偷税漏税等。曾飞洋以前的手下,还举报曾飞洋借维权之名侵占工人的财产。

  调查显示,曾飞洋等人也在不断扩充势力,先后在广州、东莞、佛山、中山等地发展多家分支机构,举办所谓“工人领袖研习班”。曾飞洋在接受境外媒体采访时称,其“服务部”已成为中国劳工NGO的“黄埔军校”,何晓波、骆红梅等人,都曾经在曾飞洋手下干过。根据曾飞洋的说法,佛山的南飞雁社工中心和东莞的烛光服务中心等组织,以前实际上就是打工族服务部的分部,后来独立出来。据警方调查,这些所谓的维权组织,其运行模式与服务部如出一辙,同样接受境外组织机构的资助。

  据记者了解,不但与其下属矛盾重重,在帮工人“维权”过程中,曾飞洋甚至向接受其帮助的女工下手。曾飞洋向这些女工发送粗俗下流的短信、微信,挑逗勾引女工,至少有8名维权女工、女志愿者与曾飞洋有染,并长期保持情人关系,2名女工多次为其堕胎。警方在搜查曾飞洋住所时,还查获大量的淫秽物品。据了解,曾飞洋热衷网上“裸聊”,向不同女性发送露骨短信等。曾飞洋还加入了裸聊群,因在群里表现“太过下流龌龊”,而被踢出群。

  □案例

  工人因为社保和公积金问题,准备与厂方谈判维权。工人最初是想通过谈判的方式解决问题,但服务部的人却提出了罢工的建议。在第二次罢工后,厂方基本答应了工人的条件,工人代表本来打算就此打住,但服务部的人员要求继续罢工。服务部又组织工人另外选出十余名“听话”的工人代表,并进行了第三次罢工……

  初期

  工人想谈判被鼓动罢工

  打工族服务部的官方网站显示,该服务部义务为打工者打官司,提供法律咨询,开办各种法律讲座,开展工人代表培训,“受到各行各业打工一族的真心欢迎”。

  该组织在官网上的“公益业务”一栏中,注有“为中国劳工依法、理性地维护合法权利”。但警方指出,该组织在工人维权事件中,远远偏离了理性和法律的底线,聚众闹事,扰乱正常的社会秩序。

  在打工族服务部官方网站的“利得专题”一栏中,服务部制作了28期简报,对从2014年12月至今年4月发生的广州利得鞋厂工人维权事件进行了描述。根据其描述,此次维权经过3次共计11天罢工,5夜守厂,4轮劳资集体谈判,跨时长达10个月。

  原利得鞋厂两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人代表向记者证实,2014年8月份,工人因为社保和公积金问题,准备与厂方谈判维权。此前,通过别人介绍,工人代表认识了曾飞洋。在此之后,服务部先是将工人代表约到服务部商量,后又来到工厂组织工人代表开会。两名工人表示,他们最初是想通过谈判的方式解决问题,但服务部的人却提出了罢工的建议。曾飞洋等人介入后,对工人代表进行培训,播放其他工厂罢工的视频和照片,指导他们如何发动工人参加罢工。

  操控

  代表不听话纷纷遭诬陷

  两名工人代表告诉记者,他们并不清楚打工族服务部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只是看到他们愿意免费帮助,就听信了对方的话,采取了罢工的方式进行维权。在今年4月20日的第三次罢工中,数百名工人封堵了工厂大门,不许运输车辆出入。

  在第二次罢工之后,厂方基本答应了工人提出的条件,答应补交社保、补偿公积金,并在指定日期完成工龄补偿等。但由于需要时间,一时没有到位。工人代表本来打算就此打住,但服务部的人员找到工人代表,声称老板是忽悠工人,要求继续罢工。“觉得他们越来越不对劲,就不怎么听他们的了。”两名工人说。

  今年3月至4月间,服务部多次联系工人代表,要求召集工人开会,商讨继续罢工,但遭到工人代表的拒绝,拒绝也为工人代表们带来了麻烦。“造谣说我们这些代表被老板收买了,给了几十万。”一名工人代表事后说起此事,仍然感到委屈。其他工人在服务部的“蛊惑”下,差点对工人代表拳脚相加。

  此后,服务部又组织工人另外选出十余名“听话”的工人代表,并提出新的要求,并进行了第三次罢工。

  局面

  诉求未满足工厂受损失

  服务部骨干孟晗、汤欢兴等人奉曾飞洋之命,在现场带领工人们高呼激进口号,不断煽动工人情绪。数百名工人封堵了工厂大门,不许运输车辆出入,并且以阻塞楼梯、威胁谩骂的方式阻止其他工人正常上班。工人们高呼口号、群情激愤,场面一度异常混乱,几近失控的边缘。

  这场罢工持续了6天,工厂被迫停产,全体员工无法工作,工厂周边的群众也不堪其扰。而且,这也是2014年12月以来利得鞋厂出现的第三次罢工。

  直到政府部门介入,事态才逐渐平息。但是,工人的诉求并没有得到百分之百满足,工厂也因为停工蒙受了4000多万元的经济损失。

  内情

  有意造乱象之后玩失踪

  今年45岁的汤欢兴原是江西人,网名“北国”,服务部曾经的3号人物、曾参与利得鞋厂罢工。

  被抓后的汤欢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去年4月份,他在郑州的一个会议上认识了曾飞洋,对方邀请他加入。当年9月,他来到服务部,主要负责网站编辑等。但在今年5月底,因为觉得价值观不合,汤欢兴离开了服务部。

  警方调查显示,在利得工人罢工事件中,汤欢兴协助曾飞洋联系工人,组织召集工人培训及开会,并教工人如何用qq、微信等发送信息和图片。在罢工期间,汤欢兴还在qq群里以工人代表的名义发布“罢工”指令,在网上宣传罢工事件,引起社会关注。4月中旬,正是汤欢兴在qq群和微信群里散布消息,称原来的5名工人代表收了老板的钱。

  汤欢兴向记者透露,在给工人开会或培训现场,曾飞洋喜欢喊一些煽动性的狂热口号,“工人多的时候,喊这种口号很容易让工人激动,很容易造成严重的后果”。在利得鞋厂最后一次罢工时,工人们情绪激动。汤欢兴说,看到那么乱的场面,他很担心,“这样下去很容易发生大规模冲突,造成群死群伤”。此时工人们想找曾飞洋询问处理办法,“但都找不到他,电话也打不通”。

  □供述

  接受外媒采访爆料负面信息

  汤欢兴称,每次“维权”后,境外媒体都会报道。曾飞洋频频接受境外媒体采访,主动“爆料”各种“负面信息”。境外媒体在报道中,将工人与企业的矛盾升级、夸大,甚至歪曲成工人与政府的矛盾冲突。

  汤欢兴说,曾飞洋还在组织罢工后,出钱制作“工运之星”的牌匾交给工人,再让工人在庆功会上送给他,曾飞洋再拍照发到网上,对外宣称是工人自愿送的。

  汤欢兴向记者证实,服务部这几年都在接受境外组织的资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飞洋承认,他接受过香港、欧美等地的相关组织的资助。服务部前出纳蔡娇的举报材料显示,曾飞洋至少接受过十余家境外组织机构的资助。

  而据警方初步查证,从2008年至今,在曾飞洋众多账户中,仅其中的两个账户,就至少接受了500万元的资助。

  境外组织资助全进个人账户

  汤欢兴告诉记者,境外组织资助的钱都打到曾飞洋的个人账户。服务部的财务人员每月把开支账目扫描发给境外组织,境外组织按月或者按年给钱。

  在被抓后,曾飞洋曾向警方承认,境外组织一般先把钱打到曾飞洋在香港的公司账户上,再通过地下钱庄等通道,将钱转到自己的境内账户上。

  汤欢兴说,曾有境外组织派来的人参与服务部的管理。此外,曾飞洋除了要向境外组织报送账目表,还每月向境外组织发送工作报告。

  警方调查证实了汤欢兴的说法。在曾飞洋向境外组织发送的一份4月份工作报告中,共包括了事件背景、争议的焦点、事件进展、行动成果、面临的挑战和机遇等几个方面,对广州利得鞋厂的罢工情况进行了详细的描写。

  财务状况混乱出纳实名举报

  1966年出生的蔡娇是江西人。他告诉记者,他是1998年8月认识的曾飞洋。看到曾飞洋打着慈善的名义在做事,他还资助了1000元。从那时起,蔡娇以志愿者的身份,利用业余时间,在服务部做兼职出纳。2005年,蔡娇出任全职出纳。2006年8月,他被辞退。当年,蔡娇以劳资纠纷和名誉权为由,将曾飞洋告上法庭。最终,曾飞洋补偿了几千元,并道歉。

  在做出纳期间,蔡娇发现服务部的财务状况非常混乱,曾飞洋将自己家用的洗发水等账单,也拿到服务部报销。仅在番禺城区,曾飞洋一天能报销数百元的打车费。

  蔡娇表示,曾飞洋用于劳工维权的钱并不多,绝大部分资金都落入自己的腰包,而且不走账。

  蔡娇说,他不但多次拒绝曾飞洋的无理报销,还拒绝其手下一些人虚构的报销,因此遭到曾飞洋的不满。

候场选手认真观看比赛(主办方提供) 王婧 摄

  北京8月1日电 (王婧)8月1日,首届星空杯儿童钢琴比赛总决赛在北京市国家图书馆艺术中心音乐厅举行。比赛结束后,德国钢琴演奏家、圣彼得堡音乐学院教授伊文·沃瓦洛夫献上《来自欧洲的音乐》钢琴独奏音乐会。

  本次总决赛以“演奏快乐”为主题,共设金星奖、银星奖、铜星奖、新星奖等四个奖项,邀请到陈洁等钢琴界资深教授担任评委。110名参赛选手来自北京、上海、深圳、成都等12个分赛区,根据年龄段分为A、B、C、D四个组。比赛结果将于明日公布。

  主办方星空琴行介绍,本届比赛旨在激发孩子们对音乐的兴趣,提高他们的登台演奏能力,在学琴路上茁壮成长,在成长路上留下闪耀足迹。

  记者在现场看到,小朋友们身着礼服,朝气蓬勃。一位小女孩告诉记者,她今年五岁,学习钢琴已经一年了。对于比赛,她的母亲说,胜负不重要,主要是培养孩子对音乐的兴趣。

  在被辞退后,蔡娇在起诉曾飞洋的同时,也向有关部门实名举报曾飞洋。

  京华时报记者袁国礼

  一位陪着孙子从深圳赶到北京参赛的爷爷说,深圳赛区共有12名小选手脱颖而出。他表示,孙子现在还小,为了充分挖掘他的音乐天赋,未来将有至少三年的钢琴学习计划。至于今后的发展,还要根据孩子的综合情况再做详细规划。

  本次活动最抢眼的人物非德国钢琴家伊文·沃瓦洛夫莫属。有乐评写道:“他精湛的技艺使人印象深刻,令人震撼的音乐表现中却不乏优雅”。他曾多次赴中国演出,此次演出将为总决赛画上圆满句号。(完)

相关阅读:
热门
马来西亚华小存临教空缺 发挥专长维护华人权益 明报:亚投行如多盖了间房子 集体自卫权成双刃剑 台湾经济日报 莫让离职公务员成权力寻租掮客 快讯 呆萌求爱惹人怜(图) 评论称提高征地补偿对中国经济和股市是利好 指任志强不懂农民 日系车在京销售回暖 现车在售 旺报 如何留住中国消费者“行走的钱包”? 宝龙国际社区违建多 不动产统一登记职责整合力争年内完成 大连东北特钢厂区发生火灾 被害人察觉异常躲过一劫 台湾高雄内门宋江阵 台民代批台湾2017年度字提前出炉
友情链接

infomovies.net 吉安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